九年呵护智障母亲 “女娃子妈妈”用爱反哺
[ 编辑:秦洁 | 时间:2022-01-29 10:23:19 | 浏览:14次 | 文章来源:百度文库 ]
分享到: 0

    初见程红丽,她脸上挂着腼腆的笑容。这个身体瘦弱,脸色发白的姑娘,看上去比同龄的孩子成熟许多。今年15岁的她,是内江市市中区龚家初中一名初一的学生。从6岁起,程红丽就开始独自照顾智障母亲,洗衣、做饭、喂母亲吃饭、带母亲一起上学……9年来,从未间断,毫无怨言。连话都说不清楚的母亲,给女儿取了一个很特别的外号——“女娃子妈妈”。不一样的童年,从照顾智障母亲开始程红丽的父亲程孝金51岁,身材矮小,智商很低,是一个智残人士;母亲陈文玉35岁,严重智障,生活基本不能自理。“小时候,我们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,后来爷爷奶奶走了,就是我在照顾爸爸妈妈。”程红丽说,在她4岁和6岁时,爷爷、奶奶相继去世,一家人最后的依靠没有了。自从爷爷奶奶去世后,程红丽和爸爸妈妈的衣服就没有那么干净了,常常要穿很久才换;吃饭也不固定,有时候根本就没得吃。”为了维持生计,程孝金不得不隔三差五外出打零工,留下年幼的女儿独自照顾妻子。6岁的程红丽逐渐学会了洗衣服、煮饭、做家务…… ”当别人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,程红丽已经早早地承担起了家庭的责任。所以,在她的记忆里,她的童年和别的小朋友都不一样。”“小时候,读书离家远,每天早上5点钟我就要起床煮饭,给妈妈穿衣、梳头、喂饭,然后急匆匆赶往校。”回忆往事,程红丽有着和年龄不相称的感慨:“我的妈妈和别人都不一样,人家都是妈妈照顾娃娃,我是反的。但是我不照顾她,谁又来照顾她啊!”“不离不弃,带着母亲一起上学”程红丽的老家在内江市市中区龚家乡金龟村,是该乡最为偏远的小村庄。从金龟村到场镇,步行需要近2小时。20119月,程红丽进入龚家初中学习。由于学校离家有10多公里,往返需要几个小时,程红丽的幺爸就在学校附近为她租了一间小房子,母亲陈文玉则留在老家,由父亲程孝金照顾。程红丽原本准备安安心心读书,可是一场突然的变故,改变了她的决定。原来有一次,程孝金外出打工,陈文玉一个人在家足足饿了33夜。这已经不是程红丽离家上学后,陈文玉第一次饿肚子了。得知消息的程红丽,留着眼泪,心急如焚地走了近2个小时,从学校赶回老家,给母亲做了顿饭吃。之后,程红丽便把母亲从老家接到了出租屋里,和自己同吃同住,开始了一边照顾母亲一边上学的艰难生活。从此,程红丽起床的时间提前到了6点半。


上一篇:美德少年 袁康植(2)
下一篇:九年呵护智障母亲 “女娃子妈妈”用爱反哺(2)